评论

“翡翠王”家族大内讧,酷爱演戏的实控人麻烦了

原标题:“翡翠王”家族大内讧,酷爱演戏的实控人麻烦了

作者| 猫哥

来源| 大猫财经

“赌石”大家都知道,一块看不出里面有啥的石头,价格不菲,买来一刀劈开,就赌里面有啥了,运气好的发大财,运气坏的亏大钱。

这个全靠赌吗?也不是,有些高手看石头的眼光会好一些,胜率自然高些,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位。

1940年,马崇仁出生在云南古城腾冲,他的家族一直经营翡翠,历史悠久,因为他家的翡翠品质上乘、雕工精美,还被乾隆御封为“传世翡翠”。在这样的家庭里,马崇仁很难不对石头感兴趣。50年代上大学,他索性学了地质,毕业后去了地质局,找了20年矿,可以说要家传有家传、要理论有理论、要实践有实践。

等到后来允许个人做生意了,他就动心思了,毕竟干了这么多年,他想把祖上的产业发扬光大。

说干就干,他回到云南干起了翡翠生意。一干不得了,因为太懂行,所以他的估价都比较准,预测能力惊人,各种大小老板都纷纷来找他帮忙,这里面传说的故事很多。

比如说,一个缅甸商人来马崇仁这卖石头,这石头已经切了一刀,切口处是一条筷子粗细的绿色条带,很多人觉得品质太差,只愿意花20多万,可这缅甸人成本就40多万,他找马崇仁帮忙,马端详半天说,“切吧,但得按我画的线切?!苯峁锌豢?,一条漂亮的色带赫然出现了,卖家们一看纷纷高价抢购,一块石头卖了138万。

再比如1991年春节,有个缅甸商人给一块石头开价200万,结果没人买。缅甸人着急回家,降到130万,大家还是不敢出手,马崇仁就跟一个阳美来的商人说,可以买了,至少能赚1000万。

这人信了,花了128万买下石头,具体赚了多少不知道,但是从此照顾了马崇仁很多大生意,后来有同行跟马崇仁说,那块石头让那个阳美商人至少赚了一个亿。

类似的故事很多,估计有些夸大的成分,但是马崇仁“翡翠王”的名头是实打实的。

马崇仁有一儿一女,以“峻峭”命名。

女儿马峭后来找了个老公叫沈东军,这人个不算高但挺精神,沈东军当时是旅行社的小职员,总觉得没啥意思,后来自己折腾过冲印店,生意一般。壮志难酬,思来想去干点嘛呢?他就想起了岳父的手艺,觉得干珠宝是个有前途的行业。

说干就干,他还拉来了大舅子马峻,俩人把钱一凑,各占50%股份就开干了。

他们赶上了珠宝生意大发展的好时代,大家手里有了钱,翡翠珠宝一路买买买,产业膨胀了上百倍,沈东军和大舅子的生意自然不差,从南京开出第一家专卖店开始,全家协力经营,店越来越多,生意越来越好。

沈东军很擅长营销,公司一开始就在南京四处做广告,说要“把价格降到底”,结果出现了排队买钻石的轰动场面,后来他又看中了影视营销,作为联合出品人,从2015年开始,沈东军先后投拍了好多电视剧,比如《克拉恋人》、《翡翠恋人》、《八月未央》等等,2016年4月,他干脆成立了钻石影业直接杀入了娱乐业。

投资不算,他还有演戏的瘾,参演了多部电视剧。

在《克拉恋人》里,有个角色就叫沈东军,可见他入戏之深。

除了拍戏,他还参加了很多卫视的节目。从天津卫视的《非你莫属》、《老板变形计》、《百万粉丝》到湖南卫视的《名人堂》、上海的《不可辜负的假期》,看起来确实喜欢出镜。

但这些事也没耽误他搞事业,2016年11月,他的公司通灵珠宝顶着“沪市珠宝IPO第一股”的光环登陆资本市场。

上市第二年,公司业绩喜人,2017年营业收入19.64亿元,净利润为3亿元。但这也成了一座分水岭。

之后公司业绩是越来越差,2020年仅剩了1.76亿,还不到2017年的十分之一,高管也走了一大堆,从董秘、财务负责人到常务副总、公司董事…...

这是为啥呢?

公司内部人认为,这一切的转变大概要从2017年的一桩收购案说起。

2017年4月,通灵珠宝出资435万欧元收购了比利时的王室珠宝供应商Leysen珠宝公司,这个公司有160年的历史,来头不小,但在中国知名度不高。

到了2018年,沈东军想给公司的品牌升级,凸显下王室尊贵,他想的第一步就是给公司改名,从“通灵珠宝”更名为“莱绅通灵”。

结果没想到,对于这个提议,公司内部出现了巨大分歧,公司高管和经销商各种反对,理由只有一个,就是大家都觉得莱绅在中国知名度不够,而通灵则已经受到消费者的认可。

这时候的沈东军已经越来越有“霸道总裁”的风范了,大舅子马峻和他的妻子蔄毅泽已经离开公司不再参与实际运营,于是力排众议,沈东军的设想得以落实。

可惜的是,名字改了但是市场没买账,前面说过,销售额不断下降,存货比例连续几年超过50%。

业绩越来越差,董事会上的争吵越来越多。

大舅哥马峻夫妇大多数时候都跟管理层唱反调,比如沈东军提名一个董秘人选时马峻就立马反对,理由是这个人获得董秘资格才20多天,也没有董秘的实际工作经验,对她担任董秘表示担忧。

类似的争吵不少,沈东军可能厌倦了,想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。

他怎么做的呢?

2020年12月29日晚,莱绅通灵发布公告称,公司收到了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经侦大队通知,已正式受理公司举报的关于董事马峻、董事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一案。

当时大家还不明就里,转过年的1月,沈东军开了发布会,还连发十余条微博,实名举报两位董事马峻、蔄毅泽涉嫌通过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侵占公司大量资产,报案的理由才被公众知晓。

这个指控就比较严重了,本来是公司内部的经营分歧,结果搞到了公安局,如果属实,大舅子夫妇难免牢狱之灾。

可是没多久,公安局就发来了《不予立案通知书》。啥意思呢?就是公安查了,认为马峻、蔄毅泽无犯罪事实,根据相关规定决定不予立案。

沈东军也没退缩,公告说“公司将向检察机关申请立案监督,向南京市公安局申请复议,向公安部进行投诉。目前,税务机关的调查仍在进行中?!?/p>

这么一闹腾,双方想要缓和关系也没戏了,这两位持股比例相近的股东分道扬镳在所难免,双方更是解除了自2016年IPO以来即保持的一致行动人关系。

这里面有个人很关键,就是沈东军的妻子马峭,她是挺丈夫呢?还是挺哥哥?

结果上交所的监管函揭开了谜底,公司在答复监管函时披露了“沈东军涉离婚诉讼”的事项,原来早在2019年11月20日,沈东军的妻子马峭就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。

提出的要求是平分家产,这离婚官司一打就是一年半,前几天,这个离婚案终于宣判了。

法院判决沈东军持有的股权将与马峭平分。沈东军自然不服,他表示将提起上诉。

他肯定得上诉,因为如果一旦股权平分,他所持有的31.16%的公司股权要分一半给马峭,这5304.29万股股票按最近股价计算大约值4个亿,钱还是小事,失去这15.58%的股份,他也将失去上市公司实控人的地位,公司那时候就是人家马家兄妹说了算。

上诉归上诉,但是法律界的人士都认为翻盘的机会不大,如果失去公司,之前内斗成那样,保不齐沈东军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事,25年的奋斗最后以内讧收场,估计创业之初这家人都没想到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彩神官网-彩神官网